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上海水源地观察:水流量隐蔽下的隐忧

  “净泽计划”,由21世纪经济报道联合国内净水行业标杆浩泽净水发起,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的学术支持下,对城市饮用水水源的基本情况、水源地水质和水污染情况、保护和水污染治理情况、安全用水指导、未来水环境的治理建议等问题实施调研,并撰写一份对公众安全饮水以及推广国际领先净水技术具有指导意义和实用价值的报告。浩泽净水致力于推广国际领先安全净水技术APO+,有效杜绝“二次污染”,为公众提供安全、健康、放心的饮用水设备。

  水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而随着近期汛期的来临,水污染风险加大,如何预防水污染,降低汛期水污染的风险,也成为城市治理者的一大考验。

  位于长江、太湖两大流域下游的上海市,近期发布了《上海市环境保护局关于做好本市2014年汛期水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该通知称,上海将对相关水域组织全面的排查,并加强重点行业、企业的监管,制订相关应急预案,妥善处理水环境事故。

  针对目前城市水源地的水质状况,自2014年4月起,21世纪经济报道联合浩泽净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的学术支持下,开展了名为“净泽计划”的全国重点地区饮用水水质调研行动。上海是继北京、西安、重庆之后的第四站。

  作为全年常住人口达到2415.15万人的大都市,上海的水质安全情况值得关注。 6月25至26日,“净泽计划”在上海进行考察活动。净泽计划项目小组此行参观了上海国际水展并对上海主要水源地黄浦江段及绕淀山湖进行了实地考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考察中发现,位于黄浦江上游的淀山湖对黄浦江水量贡献率在50%左右,但淀山湖周围存在不少皮具、精密电子工厂,总体水质令人担忧,此外,黄浦江水体中氮磷等营养物质过多,造成水体呈现富营养化。水质浮萍现象较为严重。

  从地理位置上看,上海位于长江、太湖两大流域的下游,海、江、河、湖各种水体兼有,水资源数量受到气候、降雨、潮汐以及人类活动的影响,时空分布并不均衡。上海被许多研究者认为是一个水质型缺水城市。

  由于水污染日益严重,上海的水源地也经历了一系列的变迁过程。资料显示,十九世纪上海开埠时,全市取水口大致位于苏州河的下游,之后苏州河的水质逐步恶化,上海市取水口由苏州河转向黄浦江。到1978年,黄浦江下游的水质也不断变差,取水口因此也不断顺流而上,1987年移到临江段,1998年上移到松浦大桥,同时开始向长江取水。2006年,上海正式拉开建设青草沙水源地的序幕。

  根据上海市的规划,到“十二五”末期,上海将建成黄浦江上游、长江口陈行、青草沙、东风西沙四大饮用水水源地,届时,长江原水和黄浦江原水的比例将由原来的7:3调整为3:7.

  2011年,上海市公共供水主要原水工程在青草沙的取水量达到12.45亿立方米,占比达到44.27%,与此同时,黄浦江上游水源地的取水量则大幅下降。虽然黄浦江为上海供应饮用水源的比重有所下降,但是维护黄浦江水源地的水质对保持上海供水安全仍具战略意义。

  从目前的上海水质监测情况来看,水质呈逐年下降的趋势。由于内河水质受到污染,上海已成为典型水质型工程性缺水城市,更是联合国预测21世纪饮用水缺乏的世界六大城市之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2013年上海环境状况公报》发现,与2012年相比,黄浦江、长江口、区县考核河道总体水质状况均有所改善。

  近五年来,长江口总体水质状况呈改善趋势,黄浦江、苏州河总体水质状况基本保持稳定。上海市近年来不断加大截污治污力度,全市地表水环境质量持续改善,但氮磷污染导致的水体富营养化问题日益突出,成为限制本市水环境质量进一步改善的关键因素之一。

  官方数据显示,与2012年相比,2013年黄浦江总体水质状况有所改善,上游至下游6个断面的水质综合污染指数分别下降8.8%、12.7%、18.4%、13.5%、12.7%和8.5%。

  6月26日,“净泽计划”考察组组员来到本次考察活动的第一个取样点—黄浦江下游的顾家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此处江面上轮船众多,除了常规的运泥沙船外,上海市运送生活垃圾的船只也从这里经过。

  负责进行水质检测的考察组组员多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从现场来看,顾家浜段及松浦大桥的河道货运繁忙多大型货船,因此带来的河内的排污可能造成该流域水体中氮磷指标明显高于上游。

  环保公益活动“乐水行”发起人张峻峰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轮船燃烧柴油所产生的尾气,与江水接触会发生部分溶解作用,此外,轮船过多会使得江水中泥沙变多。

  沿江而上,黄浦江上游的淀山湖水域地跨上海市及苏州市,水质也因地域的不同呈现差异化。具体而言,上海区域内的水质优于江苏区域内的水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淀山湖江苏区域内附近有精密电子加工厂以及皮具行业等存在,多佳分析称,水中的有机物指标呈现了不同程度的超标,过多的工业用水及排污可能是该区域水质超标的主要原因。

  考察组从顾家浜、松浦大桥上游、松浦三桥、大毛港、淀山湖端口、淀山湖最北端(江苏境内)、千墩桥—淀山湖北和淀山湖东(东方绿洲)八个地点采取水样,从监测结果看,PH、DO、NO32-指标均为正常,优于三类水的标准;NH4+、PO4-及高锰酸盐指数均劣于三类水质标准。重金属从总量上看,或许有个别重金属存在超标现象。

  监测结果显示,监测水体富营养化指标较高,水中有机物含量超标,个别重金属可能超过指标。存在这种差别,主要是由于各区域的区域功能性不同,不同的工业排放出不同的污染物,造成水体富营养化的程度有一定的差异。

  对比各个取样点,主要是NH4+、PO4-指标变化较大,综观8个取样点可以看出淀山湖端口的总体水质最好,而淀山湖最北端(江苏境内)的水质较差。黄浦江上游水质优于下游水质。

  一位淀山湖周边的居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湖边居民生活用水都是直排湖内,居民并不饮用煮开后的湖水,原因是其中浮萍较多,且时有轮船经过,对水质造成影响。

  多佳认为,黄浦江总体水质令人担忧,其中主要问题还是水中氮磷等营养物质过多,造成水体呈现富营养化。由于黄浦江还担任着航运的任务,淀山湖周围还有很多电子、皮革等工业企业,致使水中的有机物的指标也显示出了不同程度的超标。

  由此可见,作为上海的水源地之一的黄浦江,水源地的保护压力还是很大,需要进一步地治理以期有更好的改善,早日打消民众对水源地的担忧是摆在相关部门面前的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上海对于水源地的保护,不需要花很大的力气也能做得很好,因为来水量非常丰富。”张峻峰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在水源地附近,上海市政府立有明显的“水源地保护区”指示牌,在饮用水一级保护区内,上海市禁止新建、改建、扩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已建成的该类项目将被责令拆除或关闭,并禁止从事网箱养殖、旅游或其他可能对水体产生污染的活动。

  此外,上海在水源地附近设有水质监测口,定期上传水质监测数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水质监测口附近用围栏圈起,防止行船等对水质监测产生影响。

  目前,上海市已经发布《上海市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等相关文件,此外,上海还计划在太浦河开辟新的水源湖,并集中归并黄浦江上现有的取水口,以此来实现原水系统联通互补,提高黄浦江上游水源地应对突发性的水污染事故的能力。

  根据上海市环保局2014年5月测算数据显示,5月测算数据显示,淀山湖13个断面中,白石矶桥、湖心南区断面测得水质达到II类水标准,千墩港口、赵田湖中心以及湖心北区为IV类水,其余皆达到III类水标准。

  张峻峰则认为,黄浦江上游开放性的水源地存在较多风险。其一是居民区和种植区离湖太近,生活用水,污水都排到湖里,这些东西自然消纳的能力很低,最终将会全部进入到水源地里面,自来水厂用活性炭也无法全部吸附。

  张峻峰说,湖边存在的精密电子等工厂,尚不明确其对于湖水有没有具体影响,但类比来看,这样的工厂在北京的水源地附近是绝对禁止的,北京水源地水流小,一旦污染就会产生严重后果,而上海水流量很大,即使污染,被水流量一稀释也将会减弱。

  “水流量没有那么大的话,很多问题可能就会出现。”张峻峰说,这也是黄浦江上游水源地面临的一大风险。

  上海研究水资源保护研究的学者认为,对于黄浦江上游水源地,要研究水源地保护区危险品禁运方案和运输管理要求,实现分阶段、分类别的危险品禁运。对于水源地和保护区内的企业生产和居民生活,要有相应的补偿措施,使他们能够成为水源保护的积极参与者,而不是破坏者或旁观者。

  《上海资源环境发展报告(2014)》则认为,社会公众参与水环境保护是大势所趋,目前,水环境信息公开不够翔实,数据较为缺乏,公开时间也相对滞后。上海应当研究研究发布水源地水质指数,落实水污染源实时监测信息公开,并完善环境影响评价机制设计。

  水源地的水最终供给给居民使用,还需经过自来水厂和输水管网两大关卡。尤其是输水管网,容易受使用年限、小区物业管理等众多因素影响。

  上海市2014年5月中心城区水质合格率数据显示,中心城区水质中,管网水7项指标合格率为99.4%,出厂水9项合格率则达到100%。

  根据《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要求,水质合格率包括综合合格率、出厂水9项合格率、管网水7项合格率、出厂水常规42项合格率、出厂水非常规64项合格率,五项合格率均应达到95%的要求。

  目前,针对水质监测共有106项标准,但即使是省会城市,也只有一个部门对这些指标进行监测,无法保证所有指标都检测到。

  为了近一步了解终端饮用水状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一些采取净水处理的个人住户和商业公司进行了走访与调研。

  “上海的自来水水里面的气味一直比较重,我们也担心长期饮用这样的水会对身体产生影响。”家住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的陆先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中国净水行业资深专家、高级工程师顾久传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国内水处理的工艺还比较古老,无法完全避免化学污染或细菌、微生物等污染。尤其是化学污染,有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对人体健康带来隐患。

  顾久传说,很多运输自来水的管网用了几十年,已经开始出现老化,会出现渗漏等问题,自来水水质就会受到地下水质影响。尤其是在停水的时候,输送到居民家的终端水是负压水,容易受到二次污染。不难发现,停水后打开自来水,颜色略黄,这就表明终端水受到了污染。

  国际臭氧学会华人组主席、香港理工大学陈玉成博士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国这么大,要求国家对千万个城市提供相同标准的终端水是不实际的,近年臭氧已经成为主要杀菌的处理方法,它有众多优势比氯气和其他方法更好。但是,也要人们多花些时间去接受。

  陆先生最终选择安装家用净水器,并给他的父母也同样购置了一台,“周围的朋友也越来越多地人开始使用净水器,担心身体受到水质的影响”,陆先生说。

  顾久传也认为,随着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人们对水的要求也逐步提高,不再满足于普通的自来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了解到,已经有企业选择具备活性炭吸附、RO反渗透等技术的净水器净化终端水并供给员工使用,赶集网上海分公司和英伟达公司相关负责人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换上净水器为员工进行饮用水净化后,员工普遍感觉水质变好,与传统桶装水相比,使用净水器更利于公司的管理。

  “其实使用净水器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一方面可以应对如停水、工厂爆炸等影响水质的突发性事件,另一方面则可以提高水的质量。”顾久传称。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1000多万网民怒了!买1199才退2.1元押金:小黄车新套路“太狠了”!

  上证指数今天的高位螺旋桨,这是变盘的信号,2873能不能被跌破?跌破以后大盘会走向哪里?

  王石突然刷屏!吐槽王思聪,同情世界首富,更泄密万科业绩!网友炸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没有了

本站文章于2019-11-28 22:04,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上海水源地观察:水流量隐蔽下的隐忧